1. <pre id="wbeag"></pre>
    2. <pre id="wbeag"></pre><big id="wbeag"><span id="wbeag"></span></big>

        <pre id="wbeag"><ruby id="wbeag"><b id="wbeag"></b></ruby></pre>
      1. <th id="wbeag"></th>
        <pre id="wbeag"><ruby id="wbeag"><b id="wbeag"></b></ruby></pre>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建设

              傲慢与偏见——评电影《绿皮书》


              发布日期:2019-03-22 信息来源:财务管理部 作者:李珍 字号:[ ] 分享

              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之际,公司总部机关工会组织总部女同胞们观赏了精彩的电影,使大家放松了身心,愉快的度过了属于我们自己的节日。

              说来惭愧,在茫茫然走进影院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部斩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的公路片叫做“绿皮车”。

              影片开场,白人托尼在酒吧夜场打工,他像一切典型的小混混形象那样粗俗暴力,又有着那个阶层的人物特有的狡黠,能够凭借着几乎天生的嗅觉在茫茫人海的夹缝里找到生存空间。直到这个粗俗的白人,把来家里修水管的黑人维修工用过的水杯扔进垃圾桶,我才恍然大悟——这是60年代的美国——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时代。

              那是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黑人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美国南方3K党活跃,空气里充满了焦灼的火药味道。轰轰烈烈的平权运动高潮即将来临,而我们的另一位男主角——黑人音乐家唐·谢利正打算南下巡演,不得不雇佣了粗暴的白人托尼当司机,帮自己解决不必要的麻烦。

              原来,影片的题目《绿皮书》指的是 “The Negro Motorist Green Book”,意为给黑人旅客的安全出行指南,它甚至还有一条标语:“现在我们可以没有尴尬地旅行”——而这条标语原本就是充满尴尬的——我们没有人会因为想要去旅行而感到尴尬。

              托尼并不喜欢唐,因为后者高高在上,身上有着和托尼截然相反的精英主义气质。而唐也没那么欣赏托尼,托尼的两大嗜好纸牌和抽烟都是他鄙视的对象。但托尼需要工作,唐需要一个能够帮他解决麻烦的白人司机,这一趟注定充满碰撞和冲突的旅程还是开了场。作为一部公路片,《绿皮书》节奏欢快,情节有趣又不失深度。来自纽约街头的意大利裔司机托尼和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音乐家唐在旅途中迸撞出了令人惊喜的火花,托尼和唐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中意外地和谐了起来:唐开始用手直接抓炸鸡,并且吃得满面笑容;而托尼在匹兹堡听过唐的演奏后,在给妻子的信里写道:“唐弹起琴来不像黑人,像李伯拉斯,只不过更好。”

              巡演从纽约一路向南,种族歧视也越来越严重。

              观众从托尼的视角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中的不公:在罗利,唐只被允许用树林里的厕所。在路易维尔,他在酒吧喝酒时被三个白人男子挟持,直到托尼假装掏枪才得以脱身。在西装店,他不被允许试穿西装。托尼莽撞冲动,却也自有其细腻温情的一面。用他来自纽约街头的粗暴和圆滑帮唐解决着各种麻烦,他也因为唐不听他的话独自出门喝酒而对唐怒吼,却在唐因自己身份带来麻烦向他道歉时安慰说:“我知道这是个复杂的世界。”

              这的确是个复杂的世界:1956年,爵士音乐人纳金高尔受邀在美国南部的伯明翰地区表演。台下的观众全是白人,而纳金高尔却是第一个受邀在白人机构演出的黑人,他刚开始演出就被3K党的人推下了舞台,并且遭到了暴力殴打。《绿皮书》里,当托尼好奇唐·谢利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去南方表演时,唐的搭档讲了这个故事。

              托尼当时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他认为自己才是社会底层,每天一睁眼就面临生计问题。在他眼中,唐高高在上地坐在高级公寓里,满世界地为富人演出,是上流社会的一部分。而唐却说,富人们付钱让他演奏,是因为这让他们感觉自己有文化。一旦走下舞台,他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黑鬼。而因为他为富人演出,甚至还雇佣了一个白人当司机,他的黑人同胞也认为他是个异类,是背叛者。

              在冲突升级的大雨夜里,唐流着眼泪嘶吼:“如果我既不够白,也不够黑,也不够男人,那告诉我,我是谁?”托尼愣在原地,脸上有着震惊和悲悯,我想正是从那一刻起,他们两个人真正获得了彼此的谅解。

              故事的最后,唐在黑人酒吧“橙鸟餐厅”里,和爵士乐队即兴配合,度过了整个巡演里最快乐的一个夜晚。在那里,没有人在意他是不是一个黑人。

              幸运的是,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就像唐说的:“拥有天才并不够,唯有勇气,才能改变人心。”也正是无数像他那样的勇气让我们明白:

              决定我们成为某一类人的不是皮囊,不是因为肤色或者容貌带来的傲慢或者偏见,而是这副皮囊下的世界——它由我们爱过、见过、思考过的一切组成。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报码现场手机看开奖